[轉錄]潘霍華與瑪利亞

「潘霍華與瑪利亞相識於1942年。起初瑪利亞家人反對, 一來因年齡差距(37歲與18歲), 一來潘霍華正從事危險的地下工作。然而當他入獄後, 女方家人公開兩人婚約, 以表示對他的支持。

那時, 他們的家園正飽受戰事摧殘、蹂躪, 隨時就有親人朋友陣亡的消息傳來, 瑪利亞的父兄亦在前線相繼為國捐軀。然而春天仍如夢一般美麗, 這一對烽火中的未婚夫妻, 仍然有一座隱密的浪漫花園, 即使整個世界都陷落了, 只剩下我倆!

瑪 利亞出生於信仰敬虔的家庭, 少女時期所接受的是很高水準的教育, 師資良好, 海德堡的高中也是基督教虔信派背景的學校。她更有一個看重信仰與思想的外婆, 具神學素養, 也是個積極的信仰戰士, 更是潘霍華在教會抗爭運動中的女性盟友和忘年之交。瑪利亞成長背景的氛圍正是與納粹精神相違背的。

『信賴與愛意是沒法解釋的, 對我來說, 這是偉大而無法理解的禮物, 這信賴與愛在我初次見你時就存在。』……

潘 霍華這個冷靜理性的神學才子對未婚妻說:『大部分的人認為我冷靜退縮, 簡直冷酷, 妳會認識我的另一面。』『妳的愛對我是個神蹟。』在非常時刻, 神恩准他們訂婚, 祂賜予的時機非常恰當, 『祂的旨意何其明顯, 就是要妳和我同歷苦難, 同受苦楚。我們幾乎都沒有深切地認識彼此, 卻藉由苦難讓我們彼此的愛獲得正確的根基和真切的承擔力量。』他們以一種特殊的方式一起成長。……

這些魚 雁往返, 經常受阻, 也捱過獨裁政權的嚴格檢查。有一段時間瑪利亞每天在日記裡寫信給他, 每天都處在思念的顛峰, 不斷感受到更深刻的相思。好不容易會面的時候, 一個小時並肩坐在一起, 乖得像小學生坐在學校板凳上, 然後被拆散。『我好想提出申請, 把你借提到我身邊。』『唉! 如果能把我自己當信件寄給你就好了。』而他對未婚妻的愛, 即使在時局最惡劣或是希望最渺茫時, 依然不放手, 激情傾訴, 護衛堅貞的愛情。

在漫長毫無線索的煎熬等待之後, 結局終於來到, 潘霍華終究於1945年4月9日死於納粹政府劊子手下。這段沒有結果卻完整的愛情, 是他生命的高峰, 其間經歷超凡的快樂和深沈的痛楚。」

黃玉燕, 閱讀他們的愛情《潘霍華獄中情書》編輯手記, 校園雙月刊Mar-Apr 2006

http://csing_fai0812.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44044

Tag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