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重建,民主與安全的雙重考驗

 http://www.washingtonobserver.org/document.cfm?documentid=1297&charid=2


簡體中文  


AP

伊拉克進行國民議會選舉4個月之後,永久性的民主政府仍無蹤影,與之「相映生輝」的是美國戰後重建的另一塊試驗田 -- 阿富汗。那裡多年來一直「西線無戰事」,但最近局勢則有惡化的徵兆。

2005 年是塔利班政權被推翻後最血腥的一年,在反叛分子和國際安全援助部隊(ISAF)的衝突中有1,600人喪生。在2006年的前18天中,在阿富汗就發生 了10起武裝襲擊,塔利班最近更發起了「春季攻勢」,頻頻襲擊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在這個大背景下,阿富汗政府則迫於西方國家的壓力,於2006年3月29 日釋放了因「叛教」而面臨死刑的阿卜杜‧拉赫曼(Abdul Rahman),讓人質疑美國推廣民主的誠意以及國家建設(nation-building)策略的有效性。

「『拉赫曼事件’體現了美國國家建設模式出的弊端,」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高級政策研究員雪麗‧貝納德博士(Cheryl Benard)告訴《華盛頓觀察》週刊。貝納德認為,在現行的國家建設模式下,美國一般是迅速在重建國搭好民主政體的框架,如憲法、議會和選舉機制。在這 個過程中要爭取重建國國內各方的參與和合作,包括那些前武裝分子;為了達成妥協,求同存異,大家往往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擱置最有爭議的話題。

「拉赫曼事件」

「如果你在同一部憲法中強調人權和伊斯蘭法,但卻不闡明它們各自的地位,就會產生拉赫曼這樣的事。」貝納德指出,「拉赫曼事件的解決,還是各方糊稀泥的結果。正確的辦法是強調宗教自由,而不是宣佈他精神有問題。」

拉赫曼是阿富汗人,1990年在巴基斯坦改信基督教,然後去了德國,2002年才返回阿富汗,同妻子離婚。2006年2月,在爭奪兩個女 兒的監護權時,他的家人指責他是基督教徒,因此不該有監護權。他被捕入獄。根據伊斯蘭法(Sharia)叛教者可以有一定時間反省悔過,重新信奉伊斯蘭 教,否則就會被處死。伊斯蘭法是以伊斯蘭教義為基礎的法律,在阿富汗的地位甚至高於憲法。但拉赫曼拒絕放棄基督教,因此面臨死亡威脅,由此在西方基督教世 界引起軒然大波。西方各國首腦,包括教皇,紛紛出面要求釋放拉赫曼。

在去年12月選舉產生的阿富汗議會,強烈要求拉赫曼留在阿富汗,接受審判。但最終阿富汗法庭以拉赫曼有精神問題,不適合接受法庭審判為 由,將他釋放。拉赫曼於3月29日抵達義大利,並立刻被授予政治難民的身份。但阿富汗議會卻因此事譴責政府,認為此舉違反了伊斯蘭法。4月2日,數以千計 的伊斯蘭阿訇揚言將暴力示威,抗議政府釋放拉赫曼,要求將拉赫曼帶回阿富汗接受審判。

傾向保守的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員、中東問題和阿富汗問題專家詹姆斯‧菲力浦斯(James A. Phillips)支持阿富汗政府的決定。

「阿富汗政府允許拉赫曼出國是正確的決定,畢竟這是尊重人權的表現。試想,如果他因為宗教信仰而被處決,那西方國家和阿富汗政府的關係會惡化到什麼地步呢?」菲力浦斯告訴《華盛頓觀察》週刊說。

「叛教罪」對民主的挑戰

西方國家不尊重民主選舉出來的阿富汗議會的決定,在拉赫曼問題上對阿富汗政府施加壓力,這使西方在推廣民主時顯得有些虛偽;但問題的實質在於,在美國扶持起來的新興伊斯蘭民主國家中,伊斯蘭法在政治生活中的地位問題應怎樣看待。

2004年由美國幫助起草,再經阿富汗人修改的阿富汗憲法,是一部意義含糊的檔:一方面,它支持人權;另一方面,它強調任何法律都不能與伊斯蘭法相牴觸。阿富汗憲法允許宗教自由,但伊斯蘭法中卻規定叛教者可能面臨死罪,而後者的權威被置於前者之上。

「阿富汗人必須制定和修改他們自己的法律。伊斯蘭法與憲法規定的宗教自由有衝突,」菲力浦斯指出。

貝納德認為,「叛教罪是原教旨主義者和激進分子威脅他們的批評者和對手的利器。西方國家在這個問題上應該採取強硬立場。」

然而,美國著名的阿富汗問題專家,紐約大學國際合作中心(Center o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主任巴內特‧魯賓(Barnett R. Rubin )則認為,要改變伊斯蘭法非常困難。

「在阿富汗刑法中,沒有處理叛教的條款。阿富汗憲法允許法官採用和解釋伊斯蘭法。關於叛教被除以死刑的伊斯蘭法是穆斯林學者 (ulama)的共識,是沒辦法通過立法途徑加以修改的。」魯賓告訴《華盛頓觀察》週刊說,「伊斯蘭法非常特殊,國際社會理解和接受起來可能非常困難。」 魯賓曾經在2001年擔任過聯合國秘書長阿富汗特使的特別顧問,現在在阿富汗作調研。

4年後,美軍仍拔不出深陷阿富汗的腿

自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推倒塔利班已經四年多了,阿富汗已經通過了憲法,選舉出議會和政府,但是其政府的生存還離不開外國軍隊,反 抗力量還有死灰復燃的跡象。以至於美國主管南亞和中亞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包潤石(Richard Boucher)於2006年4月3日在喀布爾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警告說,阿富汗境內由塔利班領導的軍事行動會更頻繁,安全形勢會日益惡化,美軍會在阿富 汗長期駐紮。

「美國的戰後重建模式紕漏非常多,在未來產生的問題會非常嚴重。拉赫曼事件只是小事一樁。實際上,現在在阿富汗已經有數不清的暴行(brutality)和悲劇發生,只不過沒有引起西方的注意罷了,」貝納德指出。

貝納德說:「在塔利班倒臺後的第一年中,一般的阿富汗人對未來充滿了希望。但軍閥及其他利益相關者(stakeholder)執掌大權,讓經濟停滯不前,腐敗故症復發,讓人們失去了信心。另外,外國的伊斯蘭極端分子不斷湧入阿富汗,他們的威脅比塔利班更大。」

「國際社會以前承諾過給阿富汗援助,但現在沒有到位,因此,阿富汗政府沒能建立並壯大他們的軍隊和員警力,」菲力浦斯從另一個側面分析阿富汗的僵局。

美國今年對阿富汗的發展援助款項將從去年的10億美元減少到6.2億美元,並想將在阿富汗的駐軍從現在的19,000人減少到16,000人,同時將指揮權也交給北約。可見,美國想一點點從阿富汗抽身,將這個大包袱丟給歐洲的盟友們。

「從內部講,要解決阿富汗問題,必須要根除腐敗和反民主的勢力,但這是不可能的,」貝納德對阿富汗前景表示非常悲觀。

然而,貝納德的同僚,蘭德公司國際問題專家奧爾佳‧奧力克(Olga Oliker)對阿富汗的局勢倒沒有那麼悲觀。

「現在阿富汗的局勢惡化只是暫時的,在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中註定有反覆。美軍不應因此而停止撤出中亞的步伐,」奧力克告訴《華盛頓觀察》週刊說。為了打擊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及庇護者,美軍從 2001年發起了「持久自由行動」,開始了打擊塔利班的軍事行動。

奧力克最近剛為美國空軍完成了一份報告:《美國在中亞的利益:政策優先目標和軍隊的作用》(U.S. Interests in Central Asia:Policy Priorities and Military Roles )。在該報告中,她建議美國削減在中亞的軍事存在。她說,美國在中亞駐軍的唯一目標是確保在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動的勝利,而她認為美軍這麼做是『錦上添花 ’,並非不可或缺。

奧力克認為持久自由行動勝利後,美國會從中亞撤軍,但會維持與這些國家的政治、經濟和安全關係。同時,中亞各國的穩定,對俄國、中國和中亞各國都有利。

粟德金 ,《華盛頓觀察》週刊 2006年第13期,4/5/2006

Tag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