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總以為教改事不關己…..

打破明星學校 先回到公平起始點
大學聯考先選系後選校 教育鬆綁開倒車?
吳惠林/中華經研院研究員(台北市)
 
不論是黑道猖獗、人民好逸惡勞,或者是男盜女娼、道德沈淪,甚至於經濟景氣低迷等等受到詬病的諸種缺失,檢討的結果都會歸到「教育失敗」這個禍首,指的當 然是「學校教育」。近幾年來,有識之士也極力批判教育的種種不是,民間人士的怒吼一波接一波,政府部門也將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先生召回主持教改。在朝野熱 烈檢討之後,矛頭一起指向教育部,也就是公共認是教育部這隻大黑手長期「管制」所造成的惡果。因此,「開放」、「自由」、「鬆綁」就成了教育改革代名詞。 可是,口號雖然動聽,但實際行動,尤其教育部提出的改革卻是治絲益棻,特別是各部會首長中風頭最健的吳京當上部長之後,接連提出五花八門的所謂改革,恐怕 會將台灣教育搞得一團亂,無辜學子們勢將更痛苦。

以新提出的「大學聯考先選系後選校」來說,吳部長認為我國學生迷信明星大學的情形十分嚴重,為導引學生依自己的興趣來選系而非選校,一定要改良填寫志願方 式。教育部楊次長補充說,大考中心研究出來的「兩階段分發」方式,考生先填二張志願卡,先依第一志願分發,第二次再依餘額填多個志願。雖然詳細的方式尚未 明朗,但這種技術改變能夠破除明星學校嗎?學生雖被迫先選系再選校,不是仍然依心目中的學校排名選嗎?怎會打破現今的明星大學?在收不到部長所想達到的效 果之餘,卻對莘莘學子的「選擇自由」嚴格限制,這不是降低了考生的福祉嗎?

其次,大學新生年紀輕,性向、興趣皆未定型,目前的輿論卻已朝向大學一、二年級不分科系趨勢思考,吳部長怎麼反帶頭開倒車呢?第三,如今的明星大學,一般 而言有其優越條件,學生們如果對某幾系的偏好都在伯仲間,而且非常偏愛某一間大學,在強迫先選系的「強制」政策下,豈非痛苦又遺憾?第四,明星學校的存在 並不是壞事情,如果明星學校就是「品質」保證,學生擠往明星學校不是很正常嗎?

其實,明星大學的形成並非一朝一夕,而以各種指標證明,明星學校畢業生普遍的表現卻較優,難怪學子們心嚮往之,這種現象也正是激發其他學校急起直追的因 素。若以教育部黑手強制分配學生到各大學,各個學校何需思考如何追過目前的明星大學取而代之呢?這不是反淘汰嗎?話又說回來,現在的明星大學是長久以來被 政府刻意造就成功的,因為政府給予豐富資源,讓它們有較佳硬體設備、有良好研究教學環境、有較優秀師資和其他軟體條件,如此怎麼不會吸引學子呢?

因此,若要打破目前的明星大學排列,根本之道是各校回到公平起始點,政府不再以資源「補貼」大學,放手讓各校以自己訂定的各種條件來做各項決策,讓有心辦 好學校者靠自己的力量成為學子們爭相進入的明星學校。這樣的做法才是「教改」的正道,也才是教育自由化、教育鬆綁的真義。楊震/高中生(台北市)以一個高 二學生的角度來看,吳京部長昨日所提「先選科系再選學校」方式的弊病有:

首先,以科係為導向的填志願方式,間接剝奪了學生「完全自由」選攝科系、選擇學校的權利。學校在讓我們選組前,也只做過幾個簡單的測驗,對於仍然不了解未 來前途的大多數人東說,只有依恃自己成績和能力選組。我們又怎麼可能在高中短短三年中,培養出一股對「單一科系」的「強烈熱情」?更重要的是,聯招是以分 數為取向,學生們以分數高低見輸贏,不是什麼「成王敗寇」,不能因為「興趣」就抹殺了考高分者的權利。我考得好,選攝彈性自然大,這該是「聯招」附屬的公 平性之一。

其次,吳京部長這項政策忽略學校的差異。學校的不同往往使得即使是相同科系的教材和學習所得有著迥然不同的差異。而且校風、離家遠近同樣是學生選填志願的考量因素。

教育部一意打破「明星學校」的招牌實在令人不解,打破國中、小「明星學校」還可說是打擊越區就讀,打擊高中就說不過去了,打倒建中、北一女,難道不會再出現另兩個「明星學校」?到了大學,校風蔚然成形,再去打壓「明星名校」實在是荒謬。「人盡其才」固是教育的最終理念;但在人才業已分流時吹皺一池春水,也實在不合理。

科系的考量並不是簡單到單純的只以興趣作為唯一指標。教育部一連推出幾套教改方案的確令人叫好,但是也請多聽聽「使用者」的意見;多想想「使用者」的處 境。填志願 大猜謎?王仕傑/教(台北市)大學入學考試中心提出大學聯招第一志願優先分發的兩階段分發方案,希望打破傳統聯招排行。但對所有高中生而言,大專聯考兩階 段分發之後果是,你本來可以考上第三志願(目前大專聯考排名)的系所,但是因為志願沒有填好(不幸填了排名第一及第二的系所),可能落入排名第十以後的系 所。而你未來只能考上第五十志願的系所,卻因為會猜謎填到了別人在第一次分發較少填之志願,而上了排名三十的系所。最後導致的結果恐怕不是高中生按興趣填 志願,而是全國大猜謎。張筱悅/商(北縣新店)過去總以為教改事不關己,最近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後,才深刻體會到教改的必要性。

日前工作單位舉辦了百餘員工的訓練,其中一項課程為先展示由積木組成的大型彩色機器人,規定各組學員須在四十五分鐘模擬拼裝完成,每組約十位學員立即展開 拼裝競賽。然而,進行到三十五分鐘,有一組已提早完成,這一組全是歐洲籍學員,其他九組本國學員到了四十五分鐘,還未能正確地完成一半組裝,惟本國學員多 為各大名校學、碩士以上的菁英,卻與歐洲組成績懸殊,令人訝異!

檢討我國學員只會發揮台灣苦讀、苦幹精神,各組根本缺乏全程規劃、分工程序以及組合方式的研訂,不知道如何合作?如何發揮團隊精神完成整體作業?只知各自 拚命下手。反觀歐洲組學員,他們先用前十分鐘,作冷靜完整的思考、規劃,包括研究積木尺寸、機器人構造、彩色規限以及拼裝草圖等,再作詳確的分工,然後快 速拼裝;作業過程中還留下相互組合的空間,並隨時注意隊友進展狀況以互相協助,所以在短短的二十五分鐘,就能執行拼裝完成競賽。

在這次的遊戲競賽中,充分暴露了國人缺乏團隊合作和邏輯思考的習慣,自幼各自埋在書堆中以應付考試和升學升官的夢想中,這種教育還能不改?現在的政府各級官員還不是如出一轍的作法,各自為政?所以,我支持吳部長儘速教改,幅度大些最好!

【1996-09-12/聯合報/11版/民意論壇】

Tags: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