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我的文章’ Category

The World Is Flat

January 26, 2006

[書介]世界是平的

世界是平的 – 把握這個趨勢,在 21世紀才有競爭力
The World is Flat
作者: 佛里曼/著
譯者: 楊振富‧潘勛
出版社:雅言文化
出版日期:2005 年 11 月 23 日

“看完這本書,會讓你對世界有不一樣的看法”我說。

大家的推荐你可以看這裡,以下我用我讀完後的心得跟大家分享。
這並不只是一本只談科技的書,或是一本只跟企業、商管有關的書,如果只是這樣,我也不會寫書介推荐了。我還希望你能把整本書看完,如果你不打算從頭看到尾,你就錯過這本書真正好的地方。

前三章,我看到了科技帶來了意想不到的變化,有了更方便的的網際網路與軟體,我們可以有更多的機會。中國、印度提供的製造與服務,真是令人咋舌。這個新世界是新奇有趣的,擅長說故事的作者,把好多我們還不知道的事告訴我們。

第四章開始,作者的筆調就轉為反省—大釐清。我們同時具有多種的身份,我們是消費者,我們也在工作,在要求產品更好更便宜的同時,有時候也會踩 到我們自己的腳。他以美國的沃爾瑪百貨為例,做為消費者,我們希望沃爾瑪的貨品愈便宜愈好;但是我們也為沃爾瑪的員工不到一半有健保感到叫屈;身為股東我 們希望沃爾瑪的利潤可以多一些;但是我們又希望沃爾瑪能提昇他們的員工福利,因為他們做得不夠使得國家為他們付出很大的成本。

之後,作者告訴美國人,該怎麼樣警醒起來,因為耽於安樂引發的危險已經開始了,只是這個過程緩慢,大家都看不出來。他也給予其他開發中的國家,例如 墨西哥、埃及,如何提振起來,才不會在世界這個已經變平的大競賽場愈來愈沒賺頭。(你知道墨西哥的護國聖像是從中國製的嗎?這些小塑像在中國製造,船運過 整個太平洋,價錢居然比墨西哥自製還便宜!! 埃及有低薪工人,跟中國一樣,但是現在中國製的塑膠燈籠已經大舉流入市場,癱瘓掉埃及的燈籠手藝業!)

到了第11章,作者筆鋒又一轉,談到我們必須去正視的問題:這世界上有很多人在世界變平的時候並沒有得到好處,他們有的又病又窮,有的一直活在屈辱 之中(阿拉伯世界的國家),還有很可怕的,中、印、俄愈來愈多人愈有錢,增加消費(例如:購買汽車,北京街道每個月多三萬輛新車,等於每天一千輛!),木 材、經濟作物、石油、天然氣,世界各國拼命增加產出,以供應中國的需要,對我們的地球生態有很不利的影產….

到本書的結尾,作者談到911, 基地組織的那些人,在世界上進行破壞的工作,然而,世界上也有好些人,在關心地球上另一半30億人口,希望他們也可以得到受教育、生活環境改善的機會,並在他們的心田播下的是希望,而不是仇恨。

我想我就摘錄幾段我特別有感動的部分,跟大家分享吧

1.
(這是佛里曼對美國父母說的話…美國都如此的話,我們台灣能掉以輕心嗎?)

新一代的父母必須要有嚴格要求小孩的心理準備。這個時代,你得沒收電玩、iPod,關掉電視,叫小孩去用功。

認定一切都理所當然,認定美國現在超強將來也會一直超強,認定奧運男籃當然都該美國贏,這種想法是一種癌。覺得糖給的慢一點是比打屁股還可怕的懲罰,覺得 小孩應該穿棉衣、蓋羊毛被,在學校不該吃任何苦、操任何心、受任何挫折,這是我們社會正在滋長的一顆惡性腫瘤。假如我們不改,我們的下一代在抹平的世界中 就會遭受天大的震撼,撕裂整個社會。政治人物的改弦易轍是必要的,但還不夠。

諾貝爾生醫獎得主,現任加州理工學院校長的巴爾提摩(David Baltimore)了解,你的子女必須付出什麼代價,才能跟全球菁英競爭。加州理工是全世界最頂尖的科學大學,但他很驚訝,進來的學生竟然都來自公立中 小學,而非那種讓學生自以為『我們都是人上人,都是未來菁英』的私校。巴爾提摩說:『我觀察我們學生,他們成長的家庭都鼓勵他們用功,把慾望的滿足往後 延,延到未來。父母教小孩要鍛鍊才智,將來才能成大器。我覺得這都是父母的功勞,因為他們唸的都是公認奇爛無比的公立學校。公立學校竟然教得出這種傑出的 學生,可見事在人為。父母有教對,讓他們充分發揮潛能。我認為美國需要一場革命,改變父母在教育所扮演的角色。』

我的朋友艾絲琳及卡里柯(Judy Estrin  & Bill Carrico)在矽谷開過好幾家網路公司。艾絲特琳當過思科的科技長。一天下午我們聊起這個題目。卡里柯說:『我十一歲就立志要當工程師了。今天美國那 有什麼小孩立志要當工程師的? 整個國家的志氣都變小了。』

2.比爾蓋茲投入270億美元成立『比爾及美琳達蓋茲基金會』,幫助多病、機會被剝奪的廣大人口而設。(指非州、印、中、拉美的農村與已開發世界的許多暗 角,他們每天都受愛滋、瘧疾、肺結核、小兒麻痺所威脅,那個地方只有黑幫想投資,暴力、內戰、疾病橫行,比賽著誰最荼毒百姓)

2003年,蓋茲基金會展開『全球健康大挑戰』專案,要科學家回答以下問題:『有那些最大的問題,只要科學加以解決,深陷高死嬰、低均壽,疾病猖狂惡性循 環的數十億人的命運就能大大改變?』基金會收到全球數百名科學家的回應,其中不乏諾貝爾獎得主的手筆。基金會篩出十四項『大挑戰』,全是可以解決開發中國 家的重大公衛問題的科技創新。包含以下:

* 如何造出嬰兒出生不久即可施打的有效單一濟量疫苗?
* 如何造出不需冷藏的疫苗?
* 如何研發免針頭的疫苗輸送系統?
* 那些身體的免疫反應具有保護免疫功能?
* 如何控制傳播病原的昆蟲?
* 能不能研發出基因或化學戰略, 消滅病媒昆蟲的群落
* 如何才能在單一主食植物中,創造出最理想的全系列天然營養素?
* 有沒有可以用來治療慢性感染的免疫方法?
基金會已決定撥出二億五千萬美元,給這些回應挑案中最好的。

基金會執行長說:『世上最重要的衛生系統就是母親,我們該怎麼樣把疫苗送到她手裡,讓她買得起又懂得用?』

3. 我特別喜歡書快結束時說的那些小故事。

惠普(HP)是一家商業公司,他們到印度的農村去,發現村民最的大需求是照相(辦證件等…)。於是他們把數位相機與印表機租給當地人,為他們裝設太陽 能源板(因為他們沒有電!),教會五位婦女怎麼照相,就這樣行動照相館開張了。惠普不是在做慈善,收入他們跟婦女對半分,但還是讓那些婦女收入增加一倍。

哈根斯坦(Jeremy Hockenstein), 原本走的也是大家都想走的路,唸哈佛,進麥肯錫,2001年2月, 哈根斯坦跟同事去柬埔寨首都金邊, 半是渡假,半是看看有什麼公益事業可做。他們發現金邊有好多英語補習班,但是補完習卻找不到工作。他們就在金邊開設一家小小的打字行,僱用第一批20名打 字員,很多是戰爭難民,他們買了20部電腦,租了一條網路專線,就開始經營起來。把美國公司為了方便存取搜查而想要數位化的印刷品掃瞄進電腦,再用網路上 傳來金邊。打字員每天工作6小時,每週6天,月薪75美元,是柬埔寨平均年收入的兩倍。哈根斯坦說:『我們想實驗的,是有益社會的外包。跟我們合作的美國 公司,不僅能把省下的錢投資別處,還能為貧窮的世界公民創造更好的生活。』

世界已經變平。然而有許多人是得不到進入這個變平的競賽場的機會。給他們經濟來源,藉由外力幫助他們進入競賽場,直到那一天,世界才可以說是真正的變平。

Advertisements